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51643

最近在看的書是《學習要像加勒比海盜》,還不錯的一本書。
推薦給所有熱愛學習同時對於僵化的學校教育制度深惡痛絕的人。(喔,細井寶貝我相信妳會喜歡這本書的:)

我跟作者詹姆士‧巴哈一樣,十分厭惡現行教育系統的不知變通跟沒有效率。
也覺得斤斤計較成績高低是捨本逐末的行為,完全沒有意義。

正因為我在學生時代課業成績很好,所以更能體會成績的本質有多麼虛無飄渺。
成績只有在拿來說嘴炫燿時才有點用,在真實人生裡簡直輕如鴻毛、不值一提,

舉個例子,我以前大學聯考數學滿分,當時真的很得意,
不過其實我對數學沒有愛,通過考試後順理成章地不再進修學習,過沒幾年數學知識就全部還給老師了。
結果現在我連二元一次方程式的問題都不太會解,而我父母還是相信我的數學很強,這豈不是搞笑嗎?

我常常覺得,全國的孩子都像這樣被強迫去學習自己不喜愛又不想用的知識,然後花個幾年忘光光,真是再荒謬也沒有了。
(以後我的小孩一定不會讓他這樣被蹧蹋,大不了我帶回家自己教。)

反正,學校教育跟考試根本不能代表一個人「擁有」什麼知識跟能力。
同樣的,文憑跟證照也不太行。 (但是它們在社會上很方便有用,某些時候還是值得去弄幾張證明給自己備用.....切身經歷.... OTZ)

回到主題,作者說:「教育很重要,但是學校不重要。」我真的很認同。

人生中真正重要的知識跟智慧經常不是老師教得來的,都要靠我們自己「主動」去學、去體會、去理解,
然後這些知識才會變成我們的,才能為我們所用。

可是學校無法教導我們主動學習,
教育體制把學生當作生產線上的成品,用統一的流程製造標準學生,扼殺學生自主學習的權利。
於是每個人的心靈都被綑綁,老師家長反對我們主動去學我們熱愛的東西--除非指考會考、除非高普考會考。
我就是討厭這樣。 (而且我真的很痛恨學校浪費我寶貴的時間,妨礙我自主學習)

這讓我想到,建中那些去參加國際奧林匹亞物理、生物、化學競試的國手,
他們都是在各方面有特殊天份的孩子,甚至到達國際頂尖的程度,
可是他們在國手營訓練期間還必須回學校參加段考,明明都已經在念大學研究所程度的書了,卻要為段考國英數理的成績而煩惱,分身乏術,
後來建中資優班的老師聯合跟學校還有教育部爭取免試方案,讓國手們可以用其他考試取代學校的段考成績,
國手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全力衝刺,從此成就建中壓倒性稱霸奧林匹亞競賽的局面。
好的制度幫人,壞的制度則妨礙人。

什麼是「應該」學的東西,應該由當事人自己決定,而不是由教育機構或者老闆主管來決定,
僵化的體制只會製造出罐頭學生跟罐頭員工,大家都一樣沒有差別、沒有創造力,只能彼此削價競爭,然後薪水越來越低,一起沉淪。

所以不要以為體制一定是對的,要勇於追求自己所愛的事物,不停學習、不停進步,
就算體制阻撓你,只要你堅持你的熱愛,這種求知求進步的心情不可能被阻止。

如果體制妨礙你的學習、不符合你人生的最大利益,那麼就只好跟體制衝撞,或者找到其他捷徑征服體制,
因為我們要保護自己的時間、心理健康、人生的自由跟成就。

什麼最重要?
就是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加上「好奇心」、「求知欲」、還有「自我教育的渴望」。

只要擁有這些,就不需要學校,不用依靠體制。
一旦找到自己想要投注熱情的領域,人自然會學著自己教育自己,幫自己找到最好的老師,然後會變強。

而當你強到一個程度,沒有人敢忽視你的存在。

這本書有教一些「自我教育」的方式跟技巧,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來看。
如果你原本就是自我教育的學者,也不妨比較一下自己目前使用的技巧怎麼樣,你會更進步。 (我自己是覺得獲益良多,蠻開心的)

另外作者提到一件事我非常有同感--所謂「存在的緊迫感」。

「存在的緊迫感」就是你非常渴望按照某種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但卻不被允許時的那種感覺,
彷彿自身的存在跟生命不停被削弱,幾乎生死交關。

不知道其他人經歷過多少「存在的緊迫感」?
我在學校的時候、在受專科訓練的時候,可是每天都緊迫得不得了。

因為我感覺不斷地把生命浪費在沒有效益的地方,我相信自己走在不歸路上,人生要毀了。

當時真是身心俱疲,我必須拼盡一切力量才能說服自己是在「做正確的事」、「在投資自己的人生」。
(可是那個人人稱羨的美好遠景對我毫無吸引力,因為我覺得自己其實有能力擁有其他更好的未來....XD)

上述那種自我催眠通常運作得不錯,因此我可以勉強自己繼續在學術殿堂上努力學習,
但催眠偶爾會失靈,然後那一整天我就會因為看得太清楚而情緒低落,痛哭失聲。

我經常會想起一張諷刺插畫,
畫裡是大群肉牛溫馴地沿著工廠走道前進,一隻跟著一隻走進自動門,卻不知道門後就是刀光閃閃的屠宰場。

恐怖至極。
清醒地看著自己走向屠宰場令人不寒而慄。

我們習慣跟著一群人行動,因為以為「既然大家都這樣做,這件事一定是對的」。
可是其實每個人都只是模仿身邊他人的行動而已。

即使是集體自殺,只要身邊的人紛紛喝下毒酒,而你不夠勇敢不夠清醒,那麼你也會跟著飲毒赴死,這就是群眾盲目。

我當然不是說繼續醫學的學術生活會有誰來殺了我,但選擇違背真心而活無疑是慢性自殺。
不管怎麼說我不後悔離開那個正統。

只是接下來該怎麼作?

必須好好思考,努力走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我給自己的題目很簡單:就是找回我所應享有的「時間」跟「自由」,然後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
問題很明確,欠缺的只是解題的方法跟手段。
我還在試誤學習中。 (失敗也沒關係,重新站起來就好)

以上寫完了。

最後推薦大家要去看《富爸爸,窮爸爸》系列的書 :)


《引用liocloud的留言

因為很喜歡liocloud的這一篇留言,所以徵得原作者同意之後就一字不改地引用到日記版收藏了。

我大學已經畢業一陣子了,所以這些困擾離我很遠,遠到幾乎要忘記那種挫折與情緒了,
所以很感謝現役學生liocloud的分享,讓大家得以更靠近地感受被困在教育體系象牙塔裡面的痛苦。

附註,我不會太責怪教授跟老師,因為教授也是體制扭曲之下的犧牲者。(但我厭惡整個體系,儘管我是既得利益者......)
再附註,休學不錯喲。我的大學也是休學過一年,充電之後才把學業完成的:)


以下原文轉載,原作者liocloud。

您好,又來叨擾了。
請問可以叫妳Ice姐嗎?(羞)剛剛看了您加勒比海盜那篇日記,感觸良多。

其實我現在就正為了這方面而煩惱呢。

現在剛好正值大學階段,本來應是學生時期最能充實自己的環境,卻反而因未能理想地吸收知識而對於學校教育體制失望透頂。ˊ_ˋ

前陣子貴校的孫維新老師來到我們學校演講,有稍微提到關於學習方面的一些感想,
他說:「學習的動力是來自於興趣與壓力」
但事實上現在台灣的教育體制比起興趣似乎更傾向於壓力方面。

「學習與生活體驗是爲了讓自己找到自信與尊嚴,而非為了炫燿。」
然而學生學習的成果卻常常變成與他人畫分地位高低的依據-只是為了誇耀。

並且也有提到關於大學方面:
「大學最重要的兩件事是-
  1.認識自己
  2.與培養別人拿不走的事物-累積生活體驗」
然而現在的環境似乎與這兩項有所抵制。

因為不知道其他學校狀況如何,就只拿自己學校來舉例了。 > <b

我是讀物理系的學生,我們學校在理工方面的資源還不錯,師資在台灣應該也算優良,然而卻沒辦法讓學生感受到應是培育理工人才的環境。
因為是升學為主的學校,有很多學生畢業後都會考慮走研究所,所以研究所的升學考試變成許多學生在大學的目標。

然而研究所的考題光是認真學習是不夠的,有時候反而「針對考題做研究」會有比較好的效果。
結果造成許多學生在課業上態度非常不積極,心裡只想著大三大四去補習班準備。
原文書裡豐富的知識已不在他們的涉獵範圍內。
(事實上我高中時學校的狀況似乎也是這樣ˊ_ˋ)

而相較於學生這種消極的學習態度,為人師長卻沒有去設法挽救。

明明教授一個個都是理工界的精英,交給我們的東西卻雜亂無章,評斷學生成績用的只是作業跟考試。
但事實上,作業出的都是課本的習題,總是有解答從學長姐那裡流傳下來。
考試考的也是考古題或著類似題型,會認真出考題的老師少之又少。

然而這類數理方面的課程,「背考題」對於學習根本完全沒有幫助。
但學生卻無知的認為「這樣很好啊」、「稍微準備成績就很高」。

呼應學生的這種學習態度,同樣地,教授們的教學狀況更是散漫。
事實上,曾和一個教授聊過。
他坦承「其實在當上教授後就只有前一兩年有在認真教書,接下來都接外務忙研究,教學馬馬虎虎帶過。」

修了許多專業課下來,常常覺得與其去上課還不如自己回家啃原文書收穫更大ˊ_ˋ
當然也有認真的教授,只是相對較少。

而對於之前在媒體間火紅的洪蘭教授(笑)
孫維新老師也有稍微提到他的觀點:「學生上課不專心、遲到或者吃便當,老師是不是也要負一點責任呢?」

我自己以前也有修過這位孫老師的課,他上的課活潑、教材豐富而不死板,也不會只拘泥於課程內容,常常旁徵博引介紹其他方面有趣的知識。
先不說在選課階段人數就大爆滿,課堂上幾乎不會有人遲到(因為遲到就搶不到座位XD←常常有未選到課程的同學跑來旁聽)
更不用說學生會不會在課堂上飲食這種事。

他也開玩笑(其實應該很認真(笑))的提到:
「在教育界 真的只有老師能幫學生打成績嗎?
在社會上,大家往往都有成績或業績的壓力,才能做出好的表現。但公職人員卻沒有,那是不是也要給我們教師們一點「業績壓力」呢?
比如說老師在台上教,學生在台下打分數,分數低於60分講台就會陷下去然後那個老師就會掉到洞裡面,於是這堂課自習。(全班大笑)」

現在的學生們會是這種態度,其實教師與長輩們要負很大的責任吧。
他們在賦予我們知識的時候,已經忘記把正確的態度也交給我們了。
學習不再是自主,不再是爲了增加自信與尊嚴,不再是為了興趣。


這個社會已經生病了:「作為一個授教著,你該在意的不是自己教了多少,而是受教者懂了多少。」

但師長們只顧著自己在台上口沫橫飛,而沒去注意台下學生們的眼神。
或許他們應該試著互相坐在台下,去觀察同事們到底給予了學生什麼。

回來看現在的大學環境,當然比起以前是豐富了很多,也接觸到許多更加貼近社會的事物,然而對於學習方面似乎還是沒什麼長進。
當然認真的老師同學們還是有,但不認真的實在太多。

而大學的專業課程內容真的非常豐富,豐富到四年不吃不喝不做娛樂也學不完。
而這樣豐富的課程,真的是教授隨便教、學生隨便讀,就能學到的嗎?
學到的只是考試的技巧而已。

在讀書時,我總是喜歡把每一小部分都仔細閱讀與理解的。
這樣的閱讀常常能帶來比囫圇吞棗更大的快樂。

高中時課程內容少還能應付,又或許是我自己太笨,讀書讀的太慢,
上了大學後,學校安排的時間與節奏太緊根本無法好好讀完任何一本課業書orz
讀書變成只是為了應付考試,閱讀學習的樂趣完全被剝奪掉。
相信系內有成功將原文書讀完的根本不到3%-大家都只是做作業與考古題而已。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到底為什麼要選擇升學這條路。
也一直有在認真考慮休學的事,認為停止教育體制的限制用最舒適的節奏學習 選擇好的課程旁聽,是不是更好?
但轉念一想,沒有壓力的限制,或許會太過鬆散而更糟。
(這一點其實畫畫似乎也是這樣,沒有了時間限制作品生產速度就愈來愈慢。
 雖然能畫的更自由卻缺少了許多磨練呢。(像是對時間的掌控)...←其實是自己太散漫才造成的orz)


我覺得台灣的教育讓學生會有"自行學習更好"的這種想法,是有點失敗的呢^_^b

本來教育應是傳承上一輩的知識與經驗,讓下一代更輕鬆地作吸收。
現在卻適得其反了。

同儕們也只以得到好的學位來賺錢或以成為公務人員為目標,而非充實自己或著回報社會。
這一點上其實我對於公務人員是不太認同的.......
由於是「鐵飯碗」,許多人已失去成為公務人員該有的「爲民服務」的態度。而只是追求自己的生活舒適安穩而已...(政壇也是)
真正為社會效力的那些反而常常受到打壓,實在讓人很心灰ˊ_ˋ


然而不走升學的話,在這個"看學歷吃飯"的社會上是很難生存下去的。
更有種"放棄的話,高中時的努力付出就白費了"的遺憾。
(但現在再繼續渾渾噩噩下去反而會有更多青春被蹧蹋)

有時候甚至還會很後悔當初為何要為了讀書努力戒掉畫圖XDb
不就是為了得到更好的學習環境,抱持著反正到時也能再繼續創作的想法嗎?
結果現在為了休學的事跟家裡談了好幾次哎呀(っДc)

就像您當時在說服自己「我現在做的是對的」一樣,我自己也是這樣做了。(苦笑)
但做了兩年後卻有點無力再繼續這樣自我催眠而常常情緒崩潰。
開始對自己不信任,覺得好像指南針壞了。
迷路在人生的洪流中。

前陣子看了鍾文音的《寫給你的日記》,記述了她到紐約學畫一年心裡的迷忙與無助,
對裡面作者當時的心境感到很熟悉,就好像自己被剖開解讀似的。
然後就像您說的,因為太清醒而掉下眼淚.....

結果不小心抱怨了私事不好意思(掩面)。
最後想要分享的一點是關於競爭方面。(抱歉我再囉唆一下下Q_Q)

其實也是從孫老師那裡學到的(笑)。
「我們教育失敗之處就是賦予我們「超越別人」的觀念,
 你能不能心平氣和地看著別人比你好?
 當你可以不總想著超越別人,就沒有人能夠超越你。」

其實我在聽了這段話以前,都還是抱持著要和別人競爭的觀念呢(無奈笑)。
但事實上,在進了社會與自己的專業之後,我們該想的不該是超越所有人,而是怎麼和別人「更好地共事」。

在國外,一個才能好的人會受到大家的欣賞。
在國內,卻常常受到一些內心放不開的人們眼紅與忌妒。

這實在不是「良性競爭」該有的效果,
但是當社會在教育時擺出了「名次」來對學生做分類時,這種不好的觀念就已經深駐所有人的心了,實在很讓人無奈惋惜。

最後,抱歉囉唆了這麼長一篇Q_Q
如果您看不完也不用勉強沒關係←不要現在才說啦!

看完Ice姐那篇真的心很有戚戚焉所以(什麼爛文法)
會去借閱您推薦的這本書的^_^

還有很不好意思在您忙碌時還寫了這麼一大串東西,自己寫完回去看都被嚇到 囧 (寫報告有這麼順就好啦!)

不擅長寫文章所以文筆與表達應該不太好........純粹想支持您的觀點(笑)
看完眼睛很酸真的很抱歉Q_Q (遞眼藥水)

那就先到這邊了,還有一直忘記說的,很開心您又回來繼續畫圖了^_^
其實當初也是在猜您是不是在偷偷閉關畫漫畫,等過幾個月就會突然回來生出一大堆作品給大家看(笑)
當然最後沒有成功畫出來也沒關係,
勉強自己去畫的作品,不僅作者不會開心,作品本身也會失去他應有的意義。
當然完全沒有壓力也是不好(笑)

但還是希望您能一直畫出讓您很快樂的圖唷^_^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