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部主任談完話,確定十一月底離職。

事情進行得比想像中順利,也受到很多師長的鼓勵跟祝福,我真的是很幸福的人。
就職五個月來受到醫院同仁諸多照顧,我衷心感激,
很遺憾沒能繼續跟大家一起工作,我要走了,
只因為我非走不可。


難道不能把繪圖當作興趣嗎?
真的,沒有辦法。

當醫生,每天為了工作而忙到不能畫圖,手便漸漸拙了,
我不敢上網,因為看到別人出類拔萃的作品,會忍不住痛哭失聲。

如果能把繪圖當作消遣,那就不會、也不需要流淚不是嗎。

可是,眼淚停不住。
我不能忍受天賦逐漸在平凡的日常之中消失,也不能忍受他人每天日有所進而自己卻原地踏步。

無論怎麼樣,在繪畫方面我就是不能「服輸」,沒辦法一笑置之。
它不能只是興趣,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做到自己的極限,內心才會停止自我譴責。

所以我選擇辭職,
之後畫圖能不能成功其實不在我的考量之列,因為我沒有餘力去想那些。

我只知道別人在跑,我也要跑。
真要跑不了那用爬的也行,至少讓我在向著繪畫的路上前進,否則不能甘心。


我不想活得富裕而是要活得痛快。

一切歸零,重頭開始。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