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請接續上一篇「典範認同」之後來看。

記得以前我沒有辦法看「爆漫王」這部漫畫。

因為每看必哭,還會崩潰、陷入自我厭惡的漩渦。
覺得相對於「不顧一切追求夢想」的真城跟高木而言,自己根本就是比渣滓還不如的存在,
甚至會興起想要從世上消失的衝動,然後好多天都振作不起來。

後來,因為有姊姊的支持,引發我在想法上的轉變,(見上一篇)
我才慢慢學著接納自身的弱點與生活的現狀。

然後我終於能夠不再責備自己、放鬆地笑著閱讀「爆漫王」。

能夠笑著,並不是放棄了。

直到現在我還是愛畫圖的,很愛很愛。
只是那份愛,一不小心就會變質為痛苦。

為了能夠繼續喜愛畫圖,我決定停止對於心中理想典範的追求,
把對自己的期許縮小一點,也讓自己單純一點。

移開擋住視線的創作使命感之後,我才開始正視眼前的人生,學習好好過生活,好好照顧所愛的人。

以前我覺得創作「應該」佔有人生百分之百的比重,而自己理當為創作奉獻一切,
但現在,我願意讓它退到百分之二十以下。

雖然實際上我早已如此做了,但承認這個事實並不容易,
等同於宣告生命中某種無可取代的熱情就此逝去,等同於永久割除了一部分的靈魂,不由得感到極度悲慟與失落,難以遏抑,有如死別。

幾乎不能承受,
曾經的雄心壯志與美好願景逐漸失去艷麗的色彩,
卻只能含淚目送,眼看青春與激情最終淡化成一個遙遠的背影,而後幻滅。

可是同時,我也感到強烈的解脫。

不是不愛了,只是選擇不用整個人生去付出。
不是失去夢想,只是選擇不讓夢想反過來支配自己。

我依然尊敬那些熱愛創作同時勇敢到願意賭上整個人生的作者,並且將會永遠為他們獻上支持與掌聲。

只是我認清自己並非那樣能夠承擔的人,所以選擇不再做成為勇者的夢。
懷抱著一個縮小了的夢,並不等於人生就殘缺了,我想還是能夠好好活下去的。



去年11月我中斷學業離開醫院,至今已經一年了。

期間多次跌跌撞撞、摸索努力,卻沒有在創作方面拿出什麼成績。

若是以前,我會覺得慚愧、沒有面目見人。
不過現在我已經釋懷,能夠坦然接受自己最真實的姿態。

為了從枷鎖底下解放,和自己妥協,這些走過的路都沒有白費。

之後的生活不會有太多改變,
我仍會繼續上班,並且在心情平靜時利用空閒時間畫圖。

唯一的不同在於,我不再夢想辭職去創作,並決定完成中斷的醫學課業。

我將會回到醫院繼續婦產科的專科訓練,志在取得專科醫師執照。
因為唯有這樣,我才算是真正獨當一面的醫師,才不會覺得自己高不成低不就。

未來會怎麼樣,誰也不知道。

或許有一天等我社經基礎穩定了,又能夠如同年少十幾二十時那樣,理直氣壯順理成章地把創作擺在人生第一順位。

我希望、我期待,總會有那麼一天。
所以我要好好活下去。



最後,謝謝大家的關心。^^

痛苦已經過去了,我其實沒有像文章中語氣所呈現的那樣低落喔。
現在是抱持著積極的心態繼續面對人生各項挑戰。

其實解除了心理壓力之後,我更能找回畫圖的樂趣了。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