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看井上雄彥大師的「浪人劍客」,看得感動莫名,整個人幾乎跪倒頂禮膜拜。
總覺得他的漫畫已經不只是娛樂產品而是可以奉於廟堂的藝術品了。

井上大師還有另外一部叫做「Real」的漫畫也同樣給我很強烈的感動,
真是……看到我心都揪著痛了。

井上大師的漫畫層次之高令人咋舌。
當然理由可以找出很多,比方說作者的畫力非常出色、編劇流暢且蘊含大智慧,對白也極佳,經常有發人深省的佳句等等。
但是這些都只是細枝末節,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題材」的層次跟別人不一樣。

要解釋題材的層次,就不能不講一下「馬斯洛金字塔」。
這應該很多人都聽過吧,我記得以前國中時健康教育課本有教的樣子。

「馬斯洛金字塔」是心裡學中有名的需求層次理論,用來解釋人格以及個人成長的動力來源。

最底層是「生理需求」,級別最低,就是維持生命之所需的食物、健康、性慾等等。
 在生理需求無法被滿足的情況之下道德跟文明是沒有辦法維持的,正所謂「衣食足而後知榮辱」。
 生理需求,想吃飯、想睡覺、想做愛,這沒有太多好說的,以這個主題能畫出來的大概就是一般的色情漫畫而已。

第二層是「安全需求」,就是確保自己人身安全免於受威脅的需求。
 在這種情況之下人們會想辦法排除讓自己不安全的威脅因子,所以會有遷徙、戰爭等等行為。

 來到安全需求就有故事可說了,
 討論人在連生存都無法確保時極端的身心不穩定之下會有什麼行為也可以畫出很優秀作品,
 我腦中想到的是望月峰太郎的「末日」,這也是一部讓人戰慄的傑作。

第三層是「社交需求」,友誼、愛情、從屬等等,人與人或團體之間的關係。
 這就是我們在漫畫中常常看到的主題,
 身陷孤寂當中不曾感受愛與溫暖的苦情男主角因為戀愛而從女主角身上得到了救贖。(社交需求被滿足了)

 不過苦情的一方常常因為性格扭曲、個性乖僻,所以就會變成佔有欲超強的大魔王型人格。(汗)
 少女漫畫很吃這一套。(我也很吃這一套XD)

 少男漫畫也常常在講這個,只是轉化成友情的形式,而且通常不是故事的主軸。
 比方說奇犽對小傑的感情就描寫得很深刻,為故事增添了豐富的韻味,還有更寬廣的思考空間。
 (我發誓絕對沒有往BL的方向去想)

第四層是「尊重需求」,尊重需求既包括對成就或自我價值的個人感覺,也包括他人對自己的認可與尊重。
就是說被別人承認很有能力,希望獲得名聲或者掌聲。
 隨便舉例的話就像是「島耕作」系列的作品吧?

第五層是「自我實現」,希望臻於真善美至高人生境界的需求。
 我覺得很少有人真的在講第五層的故事,
 「浪人劍客」在前面的集數也沒有讓我很明顯地感受到這故事的層次,當時只有一個瘋狂求戰的武藏而已。
 可是隨著武藏越來越接近武學的大師的境界,整個故事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主題的層次不停地提升又提升。

 武學的極致確實是真善美的領域,武學大師們傾其一生追求的顛峰就是自我實現之路。
 我沒有看過有人把「劍」或者「武術」的故事講得那麼貼近本質,
 雖然很多漫畫都在講戰鬥,不過戰鬥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也就搆不上自我實現的格局。

 對於創作題材的本質理解不夠透徹就不可能寫出那樣的劇情,而畫力不夠強也不可能乘載得了那麼大的題材,
 井上大師能夠以漫畫的形式畫出這部作品,還舉重若輕似的。我只能讚嘆真神人也,
 此外故事中有很多創新的漫畫技巧,很值得學習。

 浪人劍客是在講一代宗師的故事,宮本武藏的人生當然轟轟烈烈,所以自有可看性。
 如果這樣想就真的是看扁井上雄彥大師了,
 他的「Real」講的是小人物的故事,而且還是殘障人士跟社會邊緣人咧,但他一樣把故事講到最高層次來了。
 
 想想看,要是你癱瘓了,你還有什麼幹勁跟生活目標呢,你怎麼努力活也不可能回到四肢健全的人生裡去了。
 那要怎麼辦呢?這麼悲慘的境界裡怎麼有故事好講?硬要講只會變成賣弄悲情的肥皂劇吧。

 可是井上大師卻在最低的生存困境裡面找到了最高層次的題材喔。
 
 在最新一集的「Real」裡面,下半身癱瘓的高橋苦於無法學會床上移動(從床上移動到地下的動作),
 只覺得自己永遠做不到,每天都是絕望的一天,
 對自我放棄的高橋而言,床上移動是超過他能力負荷的目標,也是極限之外的領域。
 
 用悲觀的角度來看,「人類只能在被侷限的能力當中尋求突破,永遠也無法超越極限。」
 可是故事卻創造了積極的角度,給高橋一個競爭對手,努力的動機,還有嶄新的態度。

 故事裡是這樣轉折的,電視中奧運百米選手刷新了世界記錄,
 看電視的身障老爺爺一邊吃飯一邊說:「那個人跑得再快,也無法飛上天。」
 「在麻雀眼中,9秒跟15秒都是一樣的。都是屬於『不能飛的世界』。」
 「也就是說,在『不能走的世界』裡,也有九秒等級的強者。」

 這一段我看得噴淚,即使是殘障者,也有他的自我實現之路可以走啊。
 (短文沒有辦法表達這一段落的震撼力跟美感,請自己去看漫畫)
 
然後我就開始反省,並不是說一定要畫最高層次的主題才有好故事。
不過我的角色幾乎都沒有第三層次以上的思想,都停留在愛與被愛或者生存競爭的層級,
是不是有必要擴展自己的視野,重新調整自己審視角色的態度跟出發點呢?

就算不以高層次的主題為目標,我也應該要有那樣的思維能力…要努力才行。

啊,寫得好長,我不擅長把想法訴諸言語,寫得好累喔,今天就這樣吧。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