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昨天的日記,非常抱歉,我完全失控也徹底失態了,
對於被我傷害的人,我感到十分抱歉,請容我致上十萬分的歉意。

不管怎麼說,
我有責任要客氣而堅決地告訴對方我的不開心,我有責任阻止這一切發生。

我應該主動去確認對方有沒有惡意,是不是無心。(99%是沒有惡意的)

而不是一直隱忍,一個人不悅地思索對方的話裡的含意,
花費心力揣測對方的想法,然後走向偏激的極端,
把對方想像得很惡劣,把自己搞得很煩躁,到最後忍無可忍才一口氣發作。
對方也被我核彈般的爆發嚇壞了…

後來證實那個人根本是無心的(雖然無心不能作為傷人的藉口),
但我的苛責過重,還殘忍地選擇在公開的場合唇槍舌劍把她刺得遍體鱗傷,造成她心中難以抹滅的創傷。

這的的確確是我的不對,我為自己的殘忍感到慚愧而羞恥,還有抱歉。

非常對不起,我沒有任何藉口可以推託。

這些事情原本可以處理得更好,我卻選擇野蠻。
明明能夠採取更和善更私下的方式與對方溝通,但我卻放縱自己暴走。

以前曾經說過,我被人傷害時,也會想要傷害對方。
雖然我極力克制,但其實我是性格暴烈的人,報復的衝動就像心裡的刀,平常不輕易出鞘,一旦拔刀卻非要見血不可。

昨天晚上,我忍不住拔刀了。
化身成嗜血的野獸,一心想傷害那些傷害我的人,想咬斷她們的脖子,發洩自己的怒氣。

而我確實得逞了,
狠很地傷了對方的心,出了一口怨氣,贏得一時快意。

然後,對方道歉了,謙卑地,哀傷地寫信給我,
我才開始覺得後悔,自責,難過。

於是我也回信道歉,但是傷害已經造成。
雙方都學到了經驗,也成長了很多,只是代價很大。

明明可以不要這樣傷害去那些善良的好女孩的…
我真是非常不成熟,不圓融。

昨天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我會努力改進自己的心態,學著不要讓自己再次失控,不要去傷害別人。

非常對不起。

對方原諒我了。(感恩/跪)
但我還是把日記都留下來當作警惕。



>不尊重的言彙希望在您生命裡可以讓您藉此變得更加圓潤豁達,
>我指的當然不是縱容,
>而是適度的制止與包容

這是一位客人寫的留言,非常感動我,所以我引用上來。

我想學著更加圓潤豁達,希望自己懂得包容卻不縱容,
對於不得體的留言能作適度的制止與引導,在事情變糟糕之前先阻止一切惡化。

其實我的客人都很好。
幫助他們,也是幫助我自己。

回想一下,這幾年來到此光臨並且留過言的客人之中,
曾經激怒我到真的把不滿說出來的大概有十幾位,後來每一位都有道歉,
其中大部分到現在都還是好朋友。

我還沒有碰過真正惡意傷人,不肯道歉的小白…
所以說,我的客人真的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人。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