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習慣的上色方式是非常不留餘地又極端自虐的,一不小心就會作得太過…
所以畫彩稿的時候經常面臨的問題就是「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怎樣叫做適可而止」。
老是失去分寸。

不管是披風還是頭髮還是膚色,
紅橙黃綠的漸變色彩,看似很簡單,很容易畫的樣子,
但其實不然,那些並不是可以用漸層工具輕鬆作出來的東西,
必須要五到十個圖層反覆塗抹擦拭,
不斷調整色彩,才能畫出來。

真的是非常花時間,非常繁複的工作。

頭髮我畫了四個小時,披風也三四個小時,身體也三四個小時,
已經投入十幾個小時了,近度還是這麼少,前途茫茫啊…@@

不過我無意抱怨,畢竟這是自己選擇的方式,
只要出來的成果漂亮,不管多累多麻煩我都可以甘之如飴的啦…

只是有時候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畫過頭了?
這些地方其實根本看不清楚,真的有必要如此刻畫嗎?

圖這種東西,看的人經常只花一秒鐘就撇過去了…
過渡精細的描繪真的意義不大。

相比之下,
每次看到那種畫風隨性的高手,我都會很羨慕他們的效率,
可以用大量的色塊瀟灑地畫出有魄力的作品,
不用精刻,一樣叫人移不開眼睛,那真好。

不過,想太多終究是自尋其擾。

我不是那種類型的人,
除非重新投胎,否則不可能畫出寫意率性的作品。

妳以為我又要說討厭自己嗎?
不,今天我不這樣說。(笑)

因為我知道那種風格不適合我,
我已經瞭解自己屬於必須要用很多倍的力氣來換取別人注意的畫者了。

是這樣就這樣吧,沒關係,
如果要花十倍力氣完成一張作品,那我就至少要吸引兩倍的注意力。

只要保著這種不服輸的心情,就可以一直努力下去。

反正我喜歡自己的圖,
這是支持我一路走過來的原動力~

最初只是一點點喜歡,一點點自信,一份想要變得更好的心情,
不知不覺也走到今天來了。

雖然覺得自己還是比不上很多很多人,雖然還是有很多很多疑惑,
但是喜歡跟自信都已經不只是一點點而已了,
甚至變成了可以支撐自己身心的一份很強大的力量。

這種心情不是憑空可以獲得的東西,
而我付出了相對應的努力,所以值得擁有這份自信。

我也很清楚,有的人努力很久也不一定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
到頭來身心俱疲,失去了價值感。

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並且在其上努力前行的我,
無疑地是幸運者。

就算累一點,也無妨。:)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