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最近畫圖都很心虛,
因為我停滯太久沒有進步,這幾年常常會對自己的作品不滿意到想拿頭去掄牆的地步。

賞圖的眼光提高了,畫力卻沒有與之並進,繪畫時眼高手低整個超痛苦。

一直無法確定,這樣嚴重的自我不滿究竟是來自平時太少練圖,或是根本沒有足夠的才能。
最悲哀的是可能兩者皆對,只是自己沒有勇氣正視現實罷了。

當初選擇繼續從醫,是希望辛苦幾年之後獨立,就沒有經濟壓力,也會有更多的時間從事繪畫創作。
但沒有想到這段不畫圖的空窗期會造成畫力跟不上審美的重大副作用,才一兩年落差已經這樣大,日後恐怕會更惡化。

唉。人家說蹲下是為了跳得更遠,我也希望如此,但願不會蹲得太久最後連怎麼站都不會了。

總之,最近畫圖一直很卡很想死。有種已經走到盡頭的絕望感。

本來我可能已經不行了。

要感謝好友白冬拉了我一把,熱心地指出很多我個人的盲點,同時協助我有意識有系統地修正作畫劣習以及觀念偏差,
慢慢從心態改變做起,搖搖欲墜的自己好像稍微站得穩了一點。

這張《戰神》目前構成到這種程度,對我來講已經算是很大的進步。

以前從來不曾考慮以這種「先掌握整體氛圍再說」的程序作畫,
但既然這是主流,而我自身的審美觀也已經偏向這邊,那就學吧,不再堅持舊有的做法,從頭學起。

我不是感性類型的人。我是計算型的。
作品既沒有情緒,也沒有訴求,這是最大最大的弱點。

想營造怎麼樣的氣氛,想說什麼故事,要運用什麼樣的技法,腦中一片空白,只能蠻幹地畫,
每一次運筆、每一次選色都猶豫良久,畫得很慢,前進得很艱辛。 

好幾次幾乎要放棄了,但沒想到東抹西抹,塗改無數次,最後竟能生出這樣的構圖,不畫背景也有吸引力,我大大受到激勵。

原以為一定要知道自己想畫什麼才行,但其實邊畫邊想邊摸索也可以稍微做出類似的感覺。

作到自己認定沒有能力的事,意義重大。
很高興,很想繼續努力,也很想相信,我可以,我能發掘出自己的感性與直覺。

幸福之至。

雖然還想畫更多,但是現在沒有辦法。(蠟燭兩頭燒,本月已瀕臨爆肝) 

再幾年我就自由了,還很久,但我會耐心地等。
那之後,就沒有人可以再阻止我畫圖了。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