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我實在低估了自己對畫圖的熱愛。

七年的醫學生生涯、四年半的住院醫師生涯,加上中間各中輟了一年,醫學之路跌跌撞撞,我也走了14年。
到今年底我就完成所有訓練,能夠處理婦產科急重症,且具備獨立執業的主治醫師資格。

總以為我得到的越多,就會越捨不得放棄,或者屈服於現實,但是,不是這樣。
我沒辦法忘記畫圖。

雖然我很尊敬我的醫師前輩,但我沒有一點點欲望想要成為那樣的名醫。
而且我太愛畫圖了,無法全力投注在醫學上面,所以我不可能、也不想成為頂尖的醫師,
事實上,我的夢想是成為頂尖的繪師。

這是唯一的夢。不曾褪色。

很快,六月完成訓練、十月考取專科執照之後,漫長的醫學養成過程就結束了,
我對家庭跟自己都有了一個交代,算是把前半生結清。

之後我決定離開醫院,找個診所兼職看半診,
沒門診的時間,我要去上畫圖的課,我要練圖,我要把之前的空白都補回來。
不再讓工作要求跟經濟壓力阻擋我了。

十四年的時間,我成了一個專科醫師。
再給我十四年來畫圖,我會有所成就的。

今年,是我人生的新開始。

我會非常努力追上的。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