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開始,邊看邊筆記。

看完好累(虛脫),不過學到很多東西。會成為養分。

我不是寫正式心得,是在紀錄吉光片羽的理解與思考的碎片。以及可能的隱喻與延伸。

超級大爆雷,沒看過小說原文的人禁止進入!!!! 

九十嶼: 
島嶼的數目隨著海平線上升下降有所不同。誰也數不清。
海平面上升,一個大島變三個小島,再上升,三個小島變成一個不剩。
島嶼的本質就是陸地與海洋的互動,想要在某時某刻進行特定評價(計算)都會喪失本質(徒勞)。

村民為格得建造的簡陋房子,茅草屋頂泥土地,在格得看來這房子就跟宮殿一樣好。
→ 事物的相對性,還有覺得自己是誰?
我是國王則無處不是宮殿(內心自在)。我是凡人也無處不是宮殿(外界的崇高)。
內心感覺足夠了,就是宮殿。

村民說「我們沒有人富有,也沒有人挨餓」,就是平衡的概念。
富有是一種偏離,挨餓也是。
沒有富有也沒有挨餓,就是最自然的平衡。

龍的飢餓要喚醒很慢,要滿足卻很難。
隱喻內心的飢渴?

圓丘之夜以來,格得不再受沽名釣譽的欲望驅使。(不再想證明自己的強大)
如今他總是懷疑自己的力氣,也害怕測試自己的力量。(被恐懼折磨,自我懷疑)
這是個「驕矜自大→失敗→自信喪失、自我懷疑→找回自己」的旅程。

法師對格得說,我看不見你的未來,只見一片漆黑。
北方有股力量,可能會把你摧毀。
→「摧毀」是甚麼意思? 如果死亡是回歸,那麼人真正被摧毀意味著甚麼?
人有可能被摧毀嗎? 
(補充:後面的理解,內在的摧毀意味著被恐懼操弄,失去自我。成為破壞性的存在。)

造船匠:「一個月的工差不多該成啦,要是你來做,我猜你只要一分鐘,念個咒就好,是吧?先生。」
格得:「可能吧。但是除非我一直持咒,否則可能下一分鐘就沉入海底了。」
→ 咒語在現世的隱喻? 金錢?不勞而獲的事物? 必須緊緊抓住不放,非自然狀態?

→ 另一種說法,如果地海是內心世界的隱喻,真正的法力是「具有真理的思想」,例如光。
那麼憑空創造一條船就是「不含真理」的幻象。是巫術,是想像力的釋放,也可以是黑影。
擁有法力的人卻不懂真理的人,就像天生家財萬貫的富家子。
容易在幻象中迷失。

如何在法力之中不迷失自己。就要謙卑地學習不靠法力駕船的方式(真理)。

沛維瑞的兒子將死:
傷可治,疾可療,垂死的靈魂只能由他離去。
→ 垂死的定義何在? 重傷難道不是垂死,癌症難道不是垂死?
→ 追回死者是扭曲自然,治療重傷者難道不是? (這裡想不懂)

格得追趕孩子的靈魂,追得太遠了。
→ 到底是追到哪裡去了? 生與死的交界。無明之區。
→ 就像無夢的睡眠吧?

小甌塔克對昏迷的格得舔拭那一段。好動人!! >///<
那是野獸本能的無聲的智慧,是內在的深奧~(吶喊)

有智慧的人一定不與其他生命相離,無論那個生命有沒有語言。(超美的句子)
往後的歲月,他長期從沉默、從動物的雙眼、從鳥禽的飛翔、從樹木搖曳的姿態中盡力學習。(超美的想像力)

黑影潛伏在生死的界線上,想要搶奪格得的肉身。
(這是格得的恐懼)

惡劣期。
格得不停夢到黑影,恐懼。寢食難安。

→ 我的推論:
黑影,原本在無明之區,在黑暗中,是無形無名。
因為有格的的恐懼,他才被召喚來到人間,
格得的存在賦予黑影生命力,因此黑影想要取代格得,行使意識。
所以黑影也是生命力的一種狀態(只是有害)。世間無處不是生命力。

不停做有關黑影的惡夢,格得被等待與未知的恐懼幾乎逼瘋。
最後格得拒絕等待,主動面對龍。(好棒好勇敢的想法。)
格得的恐懼轉為欣慰---至少他是憑自己的意志迎向危險。
或許將死,但是這一刻他是自由的。(很好)

→ 處理內在非理性恐懼的方法,就只有停止非理性思考。
→ 恐懼本身因逃避而壯大。你背向它,它才能取得能量。所以一定要轉身正面面對。

格得殺死五龍---非殺不可嗎?
這樣殺生是「道」嗎?(疑惑)

太古語。
人類講太古語必須說真話,但龍可不一定。
龍可以曲解真話以達不當目的,使人陷於「鏡像語言」的迷陣中。
每個鏡像都反映真實,卻沒有一個確有所指。
→ 但是隨時準備懷疑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應對方式吧?那也是一種自我消耗。

→ 這世界充滿鏡像語言,表面冠冕堂皇,卻沒有內涵真理。
→ 理解真理的人不會被鏡像語言迷惑,所以不需要時刻懷疑。
→ 放輕鬆就好。真理跟謊言都是不證自明的。

格得猜出龍的名字,很棒的想法!
(到最後名字總是關鍵,人總是要臣服於看透自己本質的對象,心悅臣服)

為什麼龍要收藏寶石。龍的欲望是甚麼?
龍這麼庸俗嗎?

在龍的凝視裡,可以看到人類由來已久的惡毒跟世故。
→ 所以龍是太古時代人(人性)的隱喻?
→ 就像現代人回到古代被視為神。
→ 龍殘活到現代也是神一般的存在?

與龍對峙的危機感敞亮,對黑影的恐懼卻無形無望。
→ 這就是面對跟背對的不同。 黑影是非理性恐懼的隱喻。

格得疾行的欲望,與衝動(非理性迫切感)有關。

柔克風拒絕格得回島。格得沒有安全的地方可以回去。
(內心帶著黑暗的人,本來就沒有安全之所)

格得必須逃。因為還沒有致勝的方式,他覺得自己會輸。(非理性)

格得:凡所際遇都不是偶然。不是好就是壞。
→ 這我不認同。什麼事都有好有壞,盡力去發展出好的一面才是正解。
→ 恐懼與懷疑只是自我消耗。
→ 作者故意讓格得有不成熟的思想?

龍族跟人都一樣重視黃金。
黃金是不得了的東西,卻不能帶來友誼。(說得好)

鐵若能島:
來這裡並不是格得的選擇,他受驅使而來。
→ 因為迫切想要解決問題,河流裡的稻草也當作浮木了。
→ 跟家庭不幸福的人遇到甜言蜜語的對象就想結婚逃離原生家庭是一樣的。
  但是這種迫切感之下的選擇總是帶來傷害。
→ 做出這樣的選擇不能說是「錯誤」,只能說是「能力有所不及」,是內心缺乏寬裕所造成的結果。

格得在異地甚麼都不認識,所以無法召喚助力。
(黑影總是把格得帶去陌生的地方,無知與無能為力的感覺會助長恐懼)

屍偶的咕噥:
格得領悟,終其一生,那細小的聲音一直在他耳裡,只是他聽不見而已。
但現在他聽的可清楚了。
→ 就是小我的惡魔之語吧。傾訴各種負面的可能性。並且要催眠你相信。

格得被救到鐵若能島:醒著真好。陽光真好。(沒錯)

格得:我不曉得我是甚麼。我曾有力量,但力量已經消失。(恐懼)
席蕊:不、力量沒有消失,他還會十倍地回來。(大致正確)

劣途可以導致善終。(正確)

格得跟席蕊的交談正是鏡像語言迷陣 (p171-172)

格得:擊敗黑暗的是光明。(大致正確)

邪惡很難掌握一個尚未答應它的靈魂。(說得好)

席蕊的目的是甚麼?
她要格得成為太古石的奴隸為她所用嗎?
席蕊最初在弓忒就想要格得釋放黑影了,為什麼?
或許席蕊是操弄者的暗喻,喜歡利用人性弱點為自己牟利,但席蕊最後是自食其果死了。

歐塔克死在雪地了。(哭哭)
→ 格得錯誤的選擇(去鐵若能島)帶來重大失去(歐塔克)。
但是這世界真有錯誤的選擇嗎? 
如此重大的失去,難道不是錯誤?
可是人生有甚麼真正是錯誤嗎? (好糾結)
如果能夠誠心地承擔一切選擇帶來的悲傷與失落,這還是錯誤嗎?

我不喜歡定義一個選為「錯誤」,因為每個選擇都是有好有壞,福禍相倚的。
不要去定義正確與錯誤,就像不要去數九十嶼是不是真的90個,怎麼數都是枉然。

補充,關於歐塔克的死跟正確/錯誤選擇的那一段:
我想,我對錯誤的選擇這種說法有排斥感。
是因為格得已經盡力在做「當時的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的最佳選擇」,
即使因此失去歐塔克,我也不認為這是錯誤的選擇。
格得盡力了。
結果論式地去判定正確/錯誤只是帶來自責與罪惡感,遠離本質跟真相。

失去歐塔克的悲傷與憤怒讓格得變身鷹隼戰鬥。

格得為何不一開始就變成鷹飛越海洋?
因為會失去變回自己的能力,會迷失本質。
變身的代價就是失去自我,遠離真相。
除非有向歐吉安那樣的人能把你找回來。

格得:「我這次回來,跟我離開時一樣,都是傻子」

作者境界高,想像力也高。
格得變成鷹隼的那一段太好看了!(神魂顛倒)

格得終於在恐懼與被追趕的路上迷失自我(變成鷹)。
歐吉安說:格得必須轉身。

→ 沒錯,必須主動面對黑影,就像當初面對龍一樣。
如果跑給黑影追,其實都是走黑影要你走的路,都是被驅使,被引誘。
而且所有的力氣都用在逃跑跟自我懷疑,必定戰敗。

如果不回到起點,就不可能知道終點。
如果不想變成溪流中翻滾淹沒的樹枝,就必須變成溪流本身。
(應該說,你本身就是溪流,只是你不知道,你以為自己是樹枝。)

(反思:我的源頭在哪?我的終點在哪?)

邪惡屬於陸地,為什麼?

格得抱持著死亡的決心去面對黑影,必要時一起沉在海底。
(有最壞的打算,才發現最糟不過如此。然而非理性恐懼卻比往往最糟的結果膨脹數倍大,讓人瘋魔。
 看清楚之後,最糟不過是同歸於盡。而誰能不死。)

在瘋狂與恐懼中走過的路(鷹隼飛天逃離),要在冷靜與清醒中再回頭走一次(回頭航海追捕)。

黑影是格得召喚的,所以格得必須先看見黑影,黑影才能看見格得。(說得太好!)
→ 黑影是因為格得而存在的。
→ 每個人內心的恐懼都是被我們自己發掘塑造的。你以為是恐懼發現你,其實是你先發現恐懼。

格得與黑影相遇,黑影逃了,因為黑影知道格得要跟他同歸於盡。
(因為格得已經不再恐懼了,黑影就無法支配他了)

黑影逃去哪裡,他無法確知,但無所謂。
他繼續追捕,繼續跟隨,恐懼在他前方奔跑。(這段好棒)

格得的法術船被黑影用迷霧騙去撞珊瑚礁,格得差點溺斃。
→ 這段追捕的過程雖然相對光明,力量正向,卻還是非理性。
→ 這種迫切追捕的渴望,還是以恐懼為原型發展出來的。終究是一種被恐懼操弄的形式。

在痛苦中,一瞬間他覺得海水和風的轟隆聲都停止了,
手下的濕沙變成乾土,並感受到奇異星辰在他背後目不轉睛的凝視。(這段很美)
→ 極度的疲憊之中,短暫的頓悟體驗。

黑影操弄恐懼的方式,就是得格幼年在十楊村用濃霧操弄卡爾格士兵的複製。

追捕的目的:要認出黑影,找到恐懼的源頭。面對它,看透它,接受它,放下它。

邪惡是甚麼?
為何大家都說黑影是邪惡的力量,真的有純粹的邪惡嗎?
對邪惡的認定也是出於恐懼吧。
因為不了解,所以說是邪惡。(隨便貼標籤。)

對付恐懼,所有的咒語都沒有用。
只能用血肉之軀與生命去抓捕。

格得跟黑影正面對峙之後,
所有恐懼都消失了,所有喜悅也都消失了。 (回歸原本的狀態: 平靜)
從此不再有追逐。

其實,沒有必要去追捕搜尋那個東西,它飛逃也徒勞無功。
他們雙方都逃不了彼此。

→ 當你背對恐懼時,它無比強大。
當你面對它,他卻會逃離你。
但恐懼不可能消失,也不是邪惡。
你只是要看清楚,你看得越清楚,恐懼的黑影就越淡薄。

那些把黑影說成邪惡的人,是因為看不清楚。
人們總是經常把別人的恐懼看成邪惡。

格得說:要用光明消除黑暗。
→ 不太認同。
應該說有光就有黑暗,我們也不希望這世界只有光。
沒有黑暗,就沒有辦法休息。對眼睛跟心靈都是耗損。

黑暗是中性的,是自然的,不需要被消除。
黑影(恐懼)則是被想像創生的。兩者是不同的。
黑影,需要被注視,而不是被消除。

格得的任務不是去抹除他做過的事(放出黑影),而是去完成他起頭的事(看清黑影)

老船主的白內障被格得治好。
他說「在你讓我重見光明之前,我都忘記這世界有多明亮」
→ 格得也是一樣的。
在他轉頭正視黑影之前,在他用血肉之軀的手抓住、用雙眼看透之前,
他也忘記這世界有多明亮。
他總是從內部冷出來,從內部被黑暗壟罩。

疲憊是最終的麻木。安睡的床是至高的款待。

當時格得被瘋狂/恐懼逼到極點,拼命前進的急迫需求使他選擇一艘用法術搭建的破船。
結果是在海上夜不得眠。思考鈍乏。
為了快速前進,卻被黑影用霧迷失,撞上珊瑚礁重傷。
當他見過黑影了,那迫切需求消失,他就好好地造了一艘真船回航
→ 所以說非理性迫切確實有害。

幫助村民那些辛酸的,小小的需要,難道不是格得作為一個巫師的起點?
→ 而我呢,在每一張圖裡面學到東西,開心地活在當下,難道不是我的起點?
→ 起點就是終點。
→ 一直保持在起點的本心,自然迎來終點。但終點是甚麼形式,不太重要。


當格得再次尋找黑影時,他有十足的把握,就像有條繩子把他跟黑影綁在一起。
對於該去的路,他不抱希望(渴望),篤定而從容地前往。
→ 終於理性/平靜了。

我的頓悟:
地海,海是內心的世界,地是人的世界(內心對他人的映照)。
所以,看到陸地上的村落總是令人欣喜。
但當內心被恐懼壟罩時,卻覺得土地與大陸(他人)是邪惡的。
想回到海上(自己的內心)才安全。

恐懼的時刻,海上會有暴風雨、會有迷霧。
恐懼的時刻,陸地上的每個人都變得可疑而不能信任。
當格得懷抱恐懼而逃時,遇到的每個指標(鐵若能使者,充滿奴隸船工的船,鐵若能塔、史塔基)都是導向更多恐懼。
如果當時沒有恐懼,這一切迫切感會消失,而或許不會被恐懼操弄。

最後格得以動物的野性本能,化身為鷹,回到歐吉安身邊
在歐吉安的身邊沒有恐懼。
一個用真理(光一般無所求的愛)愛著你的人,會成為黑暗中的燈塔,教導你成為自己的燈塔,讓光亮穿透黑影 (不是黑暗)。

格得總是跟他人有距離感。
理所當然,背負著自己命運黑影的人怎麼可能跟他人融入。
或者應該說,總是只關注自己黑影的人,怎麼可能跟他人融入
但是忘記黑影是不可能的,那是逃避。
格得必須學會看透黑影的方式。

作者設定很巧妙,跟黑影正面對峙陷入疲乏的格得,作者讓他遇上善良的島民。
等格得大致恢復之後,就遇上拒絕他的城鎮民。
然後,格得看著別人家裡的溫暖燈光與互動,心裡隱約悲傷起來。(悲傷來自對他人的想像與臆測,跟對自己的比較。)
這是典型 the road not taken 的悲哀。是一種非理性遺憾。

費渠說:格得,你從苦難與黑暗中來,但我真歡迎你的來到。
(嗚嗚嗚~~ 好朋友啊!! )

在費渠的家,一切秩序井然,安寧穩足。
費渠跟歐吉安都是活在真理之中的人啊,好喜歡他們 >/////<
格得嘆了一口氣:「人就應該這樣過活啊。」
費渠說:「這是一種不錯的方式,不過還有別的方式。」
→ 只要回歸內在本心,每種生活方式都是對的。
→ 費渠是天生沒有黑影的人。他有他的生活方式。
→ 格得的對本我的追尋也是對的。
 
費渠說:「以前,驕傲是你頭腦的主宰。」(重視外在價值的生活方式)

格得說:
「我沒有辦法打敗他。他逃,我追。
恐怕,追尋到末了,沒有死亡也沒有勝利。無可歌頌。了無完結。
我可能必須終生跨海越洋,跋山涉水,投入一個沒有結局的徒勞冒險,一個追尋黑影的歷程。」

費渠說:「那種陰暗的想法我相信是不正確的。」
(我跟費渠的思考好像,在費渠說出來之前我就覺得格得想錯了XDD)

「你一定有辦法認識它的本質、存在,然後據以綑綁、消滅。」
→ 總之就是看透黑影,不用特別去消滅,它自然會失去力量。
→ 所以船首的眼睛跟「瞻遠」這名字是隱喻,也是一切的解答。

我的頓悟:
黑影一開始借用史塔基的外型,之後又採用格得的外貌行走是個暗喻。
抱持恐懼之心,一開始看別人都是恐懼,(史塔基)
到最後自己變成恐懼的俘虜,變成恐懼的一部分。(格得的外貌)

這世界上多的是披著人皮的黑影在活動,他們真正的內在反而被黑影鎖進深遠之處了。
這也是當初大法師所說的毀滅吧? 內在的毀滅。

「規則逢陲區即變」,甚麼意思?
規則跟陲區是甚麼的暗喻?

格得說:我所有的舉動,都在它裡面產生迴響,它是我的產物。(正確)
只有我虛弱的時候,它才能取用我的力量說話。
它是用我的舌頭說話,不然,它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 黑影懷著惡意喊格得的真名,就讓他無法使用巫術
→ 黑影是恐懼,真名是本質,也就是當恐懼使人自我懷疑時,一切做為就成為不可能

我猜,黑影的名字,一定也是格得。

格得把費渠帶來的溫暖與幸福感當成禮物收下。
(可憐的孩子,他對溫暖與平靜那麼陌生,也不知道這是可以自己創造的)

費渠的弟弟慕兒沒有天賦也沒有磨難。生活圈狹小,日子無憂無慮。
格得以驚奇與些許忌妒看著慕兒,而慕兒也是同樣看著格得。
(用自己走過的路去揣想他人的路,總是只看到好的那面。
與其看他人,不如看自己的當下。才是世上唯一的真實/本質/真相。)

咒語變出來的肉餅,雖然芳香又好吃,卻無法給飢餓的人力氣。
但咒語可以療傷,可以治病。
差別何在?
修復是一回事,賦予是另外一回事?賦予是自然力的特權?

巫師召喚某樣東西跟召喚光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光是時間、是生命、是一切的源頭。
而巫師召喚變出的是力量比自己小的東西,即使如此,也只是幻影。

如果地海是心靈世界的隱喻,
→ 那麼每個人都是巫師,每個人都可以建造幻影給他人看。(不過終究不是本質)
→ 但是光,內心的光是真實的,不是幻影,是本質。
→ 光屬於所有人,每個人也都是屬於光的。

變出肉餅的幻象跟召喚出真正的肉餅是不一樣的事情。
後者會破壞「一體至恆」。
→ 扭曲一個事物的本質,也只能在我們的內心世界做到吧?
→ 但是我們的內心世界就是我們看待外在世界的透鏡,
→ 如果我們對本質有扭曲的理解,我們的內在與外在世界會一起扭曲

除了光之外,還有其他巨大的力量嗎?
所有力量的起源都終結於同一,歲月與距離,星辰與燭光,風與水,人類的手藝與樹木的智慧,都是一同產生的。
我的名字、你的名字、太陽的真名、或是泉水、尚未出世的孩子,全部都是一個源遠流長的字詞裡的音節,藉著閃爍的星光,緩慢地講出來。
沒有其他力量,也沒有其他名字。
(寫得太美!!! 這個想像力.....跪倒!! 美到哭啊!)

「我猜想,這趟航行引導他走向死亡,他雖然害怕,卻還是繼續走下去。」
→ 誰不是走向死亡呢,大家都一樣。
→ 活著就是勇敢(向死而生),恐懼跟向死而生是衝突的,恐懼讓人雖生猶死。

我雖然是僕人,卻不是諸位的僕人。
→ 費渠是生命跟自然力的僕人。是愛與光的僕人。

地海的邊緣,黑暗與光明的交界處,也是均衡的中心。
→ 是本我跟世界的交界。但最終我們會發現,那個交界並不存在。

格得:以前我太心急,現在才會沒有多餘的時間。
我把心中的盼望,都拿去換一丁點力量,一個黑影,還有黑暗了。
→ 黑影確實是希望換來的。太過心急的渴望,反面就是恐懼跟非理性

要聆聽,必先靜默。
要開口,必先靜默。
→ 要作畫,必先靜默。
→ 不可以心急,急迫就是黑影,是慾望,是恐懼。

地海的海洋是內在的隱喻。
邊陲,就是人心思想跟真實世界的交界處。
平常我們根本搞不清楚那裏有甚麼。
其實甚麼也沒有,就是底層思緒的海洋。
無我,無你,無風無浪,無海無陸 (所以呈現出虛幻的沙)

格得在開闊海可以操作強大的法術風,費渠卻不行。
而且費渠開始恐懼了,越是恐懼力量越弱。
而格得的強風來自他的非理性迫切吧。(兩面刃啊)

果然黑影的名字是格得!!(超爽XDD)

我喜歡格得最後看透他的黑影那一段。
黑影最初呈現眾人的面孔,父親,賈似伯、沛維瑞、史塔基,然後變成獸,再變成不成形,
格得與黑影對立,看清黑影,看著,然後互相呼喊自己的名字,擁抱,合一。
格得頓悟了。
格得完整了,自由了。找回自己,最終像個男孩一樣,喜極而泣。

寫得真好。
這是一個看穿恐懼,找回自己的故事^^

 

補充比較完整的想法: 

2015-12-12

[探討] 關於地海巫師中「黑影」的本質。

黑影最初是銳亞白鎮的席蕊引誘出來的,她用誇讚與激將操弄格得,
使格得為證明自己的能耐,去閱讀召喚亡靈的符文。
當格得想要對席蕊「證明自已」、取得席蕊的崇敬時,他已經一腳踩入陰陽魔界,黑影早已潛伏在他的心中。

而後,格得順從「證明自己」的欲望離開歐吉安而前往柔克學習巫術,
在那裏賈似珀再次操弄了格得,誘使他喚出真正的黑影,並自此被黑影操弄→自我懷疑→喪失自我→最終重新找尋自我。

沙特說的:「他人即地獄」,
地海的黑影正是來自他人(or 他人對自己的評價),可以說「黑影=恐懼=失去自我=地獄」,
所以可說「他人即地獄 = 他人即黑影」。

在最終章,黑影跟格得面對面時,幻化為各種各樣的面貌:父親,賈似伯、沛維瑞、史塔基.....每個都是「他人」。
這些帶著他人面孔的黑影皆源自格得的渴望被認同,所以黑影最後的真面目就是格得本人。

注意:幻化的黑影中沒有歐吉安跟費渠,為什麼?

因為真正愛你的人,不需要你證明甚麼給他看。
真愛是光,歐吉安跟費渠就是光,黑影無法因他而生。

而那些操弄你,向你索討證明的人,並不愛你。
他們的語言是虛幻的,是鏡像迷陣,並不指向任何方向,只是讓你迷失。
若陷入迷陣去追求這份肯定,就是陷入操弄之中,黑影於是支配你。

擺脫黑影,就是擺脫對於他人評價的渴求。
也是回到自己的本質,看透自己,接受自己,放下渴望跟追求。

附帶一提,盲目的人無法理解光(真理/真愛),可能會把鏡像迷陣/黑影當作真愛而萬劫不復。
就像在銳亞白鎮的幼年格得,認不出歐吉安的愛而選擇離開。
這對當時的格得是必然的選擇,但離開歐吉安,他還是會本能地感到失落與痛苦。直到有一天他學會讓自己變成光。

2015-12-12

[探討] 對於地海巫師中「巫術」的部分理解。

幻術可能是「信念/意志力/想像力」的隱喻。
最奔放的想像力可以施展最絢爛的幻術,比方說在日迴節,賈似珀的美麗幻術取悅了所有人。

幻術愚弄觀者的感覺,使某個事物「看、聽、感覺」起來像另一個事物,但卻無法改變事物的本質,
所以幻術一鬆懈,鑽石就變回鵝卵石了。

如同格得對自己的信念 (幻術) 一直在變,
一開始他非常高傲,相信「歐吉安說過我將會成為絕頂巫師」,並要與賈似珀一較長短。
因著這樣的信念,讓他自尊大大提高,以強大的意志力支撐,學甚麼法術都飛快,不到一個月就超過了早來一年的師兄。
非得變強不可,非得跟賈似珀一較長短不可。這是格得對自己施加的幻術 (自大的信念)。

到後來格得被黑影擊敗,失去自信,
他口舌結巴,記憶凝頓,連最簡單的法術都操作不來,於是被他的師弟們超越,只能跟年幼的學徒一起學習。
當然有一部分是因為受傷,但更多是因為格得對自己的不信任、憎惡與詛咒所造成。
這也是幻術 (自卑的信念 = 黑影)。

之所以稱之為幻術,是因為這些自卑/自大的想法都不含真理,都是顛倒幻象。
不論哪種信念造成的後果,都是偏離本質。

變幻術則是更加深刻的東西。(可好可壞)

變幻術是從事物的本質加以改變,比方說把一個人變成一隻鷹 —— 不是看起來像鷹,而是真正成為鷹。

問題在於這個「改變」的性質是「扭曲」還是「揭露」。

就像你以為自己是載沉載浮樹枝,但其實你是承載樹枝的溪流,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這種由「樹枝」而成為「溪流」的頓悟,是一種回到源頭的「揭露」,是本質的重新認識,想來應該不會有副作用。
(副作用就是無法變回樹枝 XD)

而你一旦理解你就是溪流,就是源頭,你可以自由地成為任何東西。是毫無勉強的變化術。

但是硬把人變成老鷹之類的變幻術,就是「扭曲」的改變。
不管是出於甚麼目的 (恐懼、憤怒、找樂子、追逐名利慾望)而行的變幻術,是深刻到把本質都拋棄的行為。
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所謂失去一體至衡,也就是失去自己,失去源頭。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