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遇到了多年的支持者,是位對我抱持著溫暖愛意與期待的好人。
不過停筆五六年,顯然我的畫風與審美跟早年時期的落差越來越大,對方表達了遺憾與失望。

果然這是難免的。

雖然多少有點感傷,但同時也覺得很喜悅、很溫暖,很被愛。
對方越是失落,越是表示我過去的風格曾被這位朋友深愛,深愛到捨不得我改變,說起來是非常榮幸的事情。
能有這樣的緣分,在生命的某一瞬間、用一張圖去感動別人,讓別人記掛,那是何等美麗。

就像是日本茶道說的「一期一會」。

瞬間的感動,不會再重來,只能在回憶裡珍藏。
或許因為審美的選擇不同,彼此終將漸行漸遠,我覺得曾經有過的相知相遇,還是很美好。

然後我們都會繼續前進,繼續遇見新的邂逅與感動。
就互相祝福吧 : )

畫圖是一場自我探索的旅行,有時我們結伴而行,有時我們一人上路,
在每個分叉路口可能失去一些舊有的旅伴,但也會遇到新的知音,都沒有關係。

我只是順從自己的內心一直走下去,然後與大家分享所見的風景。

謝謝所有過去、現在、未來的旅伴朋友們。
有你們真是太好了。^^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