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可以說在精神上突破到新境界了。

我終於馴服了對於畫圖的「我執」,與之和平共處。
畫圖的欲望變得綿長淡遠,不再含有那份把自己逼到毀滅邊緣的瘋狂。

前幾年的狀態是「畫畫 = 我的價值」,所以畫不好時,就覺得自己沒有價值。

自我評價與情緒隨著畫圖的順利與否而起起落落。
就像被拍打的籃球,一上一下,身不由己。

近兩年,理解到「自我概念」只是一個隨意編織的故事,
於是對於「評價」不再在意,不管是我對自己的評價,還是別人對我的評價都一樣,一笑置之。

我相信,評價是武斷的、是任意的、只要我不同意,它就沒有辦法造成傷害。
理解這一點,我的情緒不再那麼容易被撩撥,不再如風中落葉般無法自處。

我停止追逐那比股市還不穩定的「自我評價」。
但是,我還是沒有打破「畫畫 = 我的價值」這個等式。

如果圖畫得不好,我不會再「自我負評」。
如果圖畫得好,我卻還是會失控。

圖畫得很順時,感覺自己好像可以成就些甚麼,於是又被「我執」抓走,茶飯不思、徹夜不眠,
燒盡自己只為了把心中的作品畫出來。
結果反而畫不成圖,往往身心過度耗損而在繪畫研究的過程中崩潰退卻。

最近半年特別嚴重,這個狀態造成我很大的困擾,令我進退兩難。

然後,這一個禮拜,莫名其妙地有所突破。
(當然,我看了很多書找方法解決問題,也試了很多方式,只是無法指認是哪個方法打通了一切。)

總之,我突然變得很穩定。
應該說是「意識」的狀態改變了———我「看待自己」的方式切換成「別種模式」了。

我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往內退得更遠 (以前不知道這裡還有空間可退),讓自己變成真正的「觀察者」,不再主導這所謂的生命。

這真的難以用言語形容。
總之,我把「自己」跟「我的人生」分開了。

「我的本質 = 我的存在」,而「我的存在」跟「我的人生」沒有因果關係。
不論我的人生處於順境或逆境,我的內在狀態/存在/本質,都不受影響。
兩者可說沒有一毛錢關係。

停止對於自己的人生抱持沉重的責任感,實在輕鬆愉快,簡直極樂。

有如副作用一般,與此同時,我暴食的問題、畫圖時輕躁失眠與偏執的問題,一起消失了。

這一切太突然,我簡直不敢相信,
但遍尋自己的內在,那些欲望波瀾不驚,真的再也找不到。

或許是因為「我執」的負擔被減輕了,所以它不再覺得壓力大而需要尋求獎賞 (暴食/畫出好圖)。

我變成自己的觀察者,不再負責決定「去畫圖」或「逃避畫圖」,而是讓「這個生命」告訴我怎麼做。

當「她」想畫圖,「我」就去畫圖,「她」想看書,「我」就跟著去看書。
奇妙的是,儘管採取這種模式,我的生產力並沒有下降,反而是上升了。

以前我是聽憑「我執」鞭策自己去做這做那,
但「我執」掌控油門的技巧很差,不是把油門催過頭,就是整個放掉,害我車速時快時慢,甚至開倒車。

現在,我傾聽自己內在的訊息,
在這份「傾聽」與「內在訊息」之間,再也沒有「我執」阻擋兩者交流。
我的車速反而變得穩定,車況良好,順流而下。

我又可以畫圖了,而且再也沒有急切感,再也不會緊張地尋求進步的證明。
變成純粹的享受跟研究。

這一切真的是很美好。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