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圖時經常會有許多內在的拉扯,
一邊覺得「畫得還不夠好」,一邊憂慮自己「不知是否真的能夠變得更好」。

自始自終,我並不確定自己想要畫出什麼,只知道一張圖必須達到連自己都喜愛的程度才能停止。
以上完全是自由心證的過程,
偶爾我也會否認現實,明明知道作品不夠好,卻強辯畫得還不錯,
但是自我欺騙是無力的,過兩天之後還是會老實承認作畫品質不盡理想,應該刪掉重來。

所以我創作時,只有唯一的一個、同時也是最舉足輕重的觀眾,就是挑剔的我自己。
作品過不了內在審查的這一關,就只好判它死刑。
如果連自己看自己的圖都感到礙眼,那也不用畫下去了,別人不會感動的。

因此我必須無所不用其極地嘗試各種構圖跟上色,竭力把圖畫得夠美夠動人,
才能用那股吸引力當餌食,引誘自己把作品完成。

在作畫過程中有許多階段,每個階段我都會無法克制地反覆自我審查,
沒有辦法在當下帶給我悸動與自滿的成品都算不合格,一定要刪掉那個圖層、重畫到滿意為止。
(花在被刪除掉的畫面上的作畫時間,應該是留下來畫面的兩倍多....)

這在精神層面的負擔算是蠻大的。
彷彿重複殺死自身的某個部分,以換取更多的新生。

刪除不合用的圖層時總是沮喪又不捨,而畫出了更好的畫面時又歡欣雀躍無法自己。
情緒經常在兩個極端之間擺蕩,不是不累的。

熱情要是用光了,一張圖隨時可以畫下句點,
最大的希望是可以在熱情用光之前完成作品,(所以更要努力畫出美好的局部以產生熱情、引誘自己完成全圖)
還有希望最後的成果可以讓自己感受到完滿與喜悅。

這張圖一直讓我很辛苦。
一方面我對它(還有自己)的期望很高,而在創作途中它也帶給我很多美好的感受(比方說那些牡丹),引發想要完成作品的強烈欲望。
另一方面它又經常令我感到不滿意,不斷挫折我的心志。

或許單純是眼高手低吧。
最近一連好幾天無法讓自己滿意,報廢掉很多圖層,不由得就焦躁了起來。
甚至連曾經很喜歡的牡丹花都漸漸覺得不美了。

很擔心會不會畫到最後,這張圖還是無法讓我滿足而自豪,要是如此那就太遺憾了。

誠心希望不要發生這樣傷心的事,所以我會拼命努力畫得更好。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