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學上過小說分析的課程,她跟我說,所謂故事,其中「角色」可以大分為五個種類。

第一等是「神靈」,這很好理解,就是神,完全非人的角色。比方說女媧。
第二等是「英雄」,接近神卻不是神,可能有強大的力量,但受到某種限制而無法完全發揮者。比方說阿基里斯。
第三等是「高貴的模仿者」。不是神,是人類。沒有強大的力量,卻有著比普通人更加超凡的情操或者罕見的堅持。比方說怒沈百寶箱的杜十娘,或者一些歷史上的偉人。
第四等是「平凡人」。講他們的人生百態,愛情,親情等等。
第五等是「小丑」,多半出現在灰色諷刺的小說或者搞笑喜劇裡面。

角色有不同的等級,但是故事沒有等級。
以神靈為主題的故事未必能寫得比以平凡人為主題的故事更好更經典。

分出這些等級,是要提醒作者注意「調和」的問題,
一個角色的「身份設定」必須跟他的「內在情感」有相近的等級。(除非刻意製造衝突以追求特殊戲劇效果)

舉例來說,我設定的角色身分幾乎都在第一等,屬於神靈。
那麼他們的感情就必須要跟他們的身份等級相當,要有神靈該有的思想,做神靈該做的事,
不管是慈愛眾生也好,大道無情也好,總之要像個神。

要是身份被設定為神靈,感情表現卻是平常人,等級不相當的話,
讀者就會覺得「這些神靈跟人類沒什麼不同」,「除了力量比較強之外,一點都不讓人敬畏」,「這算什麼神啊…」等等感想。

基本上寫成這樣,神靈的設定就沒有意義了,只是披著神皮的普通人。
而且,更糟糕的是,還會產生違合感,神不神,人不人的,故事的世界觀會很詭異,甚至可能就此崩裂。

這就是我把百里中斷的重要原因「之一」。OTZ

分析起來,百里中的角色,其內在情感幾乎都落在第四等,是非常平凡普遍的小情小愛,或許很某些角色的情感很激烈,很執著,
不過那只能說是「演出」得比較強烈,本質上還是自私的愛。

他們的眼中都沒有世界跟眾生,也沒有值得一提的特殊情操。這些沒有責任感的神,非常不稱職,真叫人厭惡… >"<
老實說作者自己都覺得讓這些胡來任性的傢伙當神,人類真可憐。

這種情感跟身份的落差讓我很不能接受,越看越怪,非改不可。

解決的方法,就是要把角色的身份降到第二等,把角色的情感拉到第三等,這樣違合感才會降低,
但這也等於是說,整個故事的架構都要重想。

首先要把鳳跟百虎跟椒圖的身份降級,
「不是人」這一點無法更改了,但也不需要是那麼高貴的「神」,至少不要是「人類的神」,這樣他們才能自由一點。

現在回想起來,我最初想要畫的明明只是一個帶著淡淡遺憾的單純愛情故事,
怎們會變成現在這種違背天道的感情啊…(暴頭)

都怪我把椒圖跟鳳跟白虎的身份設定得太高,身份一高,責任自然變重,
結果他們不管做什麼都得要考慮「蒼生疾苦」,言行不能隨心所欲,動輒得咎,劇情也推不順。

至於情感面的問題,層次也要再提高一點才行…愛情不是只有奉獻跟佔有兩個極端而已。
而且總覺得故事主體不應該只有單薄的感情戲,還有其他更好的情操可以發掘吧…

總之故事幾乎要重想了。



因為百里的劇情重整是大工程,所以那邊暫緩,慢慢想。

昨天我回頭挖出之前寫過的一個劇本,是個叫做「不死藥」的故事。
這個故事的主角不是神只是普通人,因此沒有上述身份跟情感等級不協調的問題,也不需要去揣摩神靈的想法。

我把這個劇本粗略地跟同學討論一下之後,她也認同這個劇本應該比較適合我目前的程度。
畢竟作者畫不出連自己都不懂的東西…
要描寫神,我實在還太早了。

不過這個故事也還有很多細節待整頓就是了。

我下禮拜開始就要去桃園實習了,
聽說那邊的宿舍沒有網路,所以我可能會消失一陣子,(一個月?)
剛好利用這段時間唸書,順便慢慢想劇情,也可以畫畫單張插圖之類的。

總之大概會暫時消失。
這個網站百廢待興,就只有等我回台北再說了…

創作者介紹

icelog's diary

ic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